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频道 > 史海钩沉
强盗资本家和大众社会的救赎
  发布时间:2016-03-13 23:46:46 打印 字号: | |
  历史研究,历史写作,目的应当是探究真相。具体来说,是研究者、写作者主观认定的真相。这很可能使得追求客观性的努力,带有更多的主观蒙昧。这种悖谬的处境,造就了研究者与写作者的尴尬,当然,如果将之作为一门生意来看,倒是因此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噱头。

  《历史学人:强盗资本家?》这本文集,很有雄心。文集专题“强盗资本家?从J.P。摩根到马云”,将美国19世纪后期的镀金时代,跟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造富时代对照了起来。镀金时代是个一个带有贬义的时代词汇,因为这个时代出现了与新教伦理完全不合的贪婪、欺诈和压榨,贫富差距迅速扩大,拥有巨大财富的寡头们要等到下一个时期才通过持续的慈善捐赠完成救赎,将美国人对他们的憎恶压低到安全线之下。中国这几十年来,可以用造富时代来形容,富人“在获取财富的规模与速度上,他们与硅谷的同代人相似,但其在历史转变中的位置,更与‘强盗资本家’相似”。

  镀金时代,美国人对强盗资本家的憎恶,如果将之解释为天然的仇富,是说不过去的。同样,造富时代里边,财富炫耀者受到的诅咒,也不来源于经济学家简化解释的仇富。社会转型期,文化价值破碎,社会高度物质化,竞争激烈,欲求凶猛,让人们陷入焦躁与不满,而这恰恰跟巨富者的财富积累方式存在本质联系。人们必须想方设法抓住一切机会,而这样的努力通常意义上是徒劳的,“这一代人几乎都被淹没于历史的洪流中了”。

  《强盗资本家诞生前夜》一文描述并解释的是,建基于更多个人平等的美国,为何发育出了经济和社会高度不平等的现实,以及这种现实的最典型标志强盗资本家。更高的效率,更低的价格,更大的货物量,对于法律和社会的更显著蔑视,这有助于财富形成和积累,却注定会积蓄社会的不满情绪。《黄金时代还是镀金时代:资本主义及其质疑者》一文谈到的是,强盗资本家通常借助了技术或商业模式上的破坏性创新,才得以攫取财富。文章作者显然希望通过复述经济学家“创造性破坏的最大受益者,正是最大范围内的公众”的观点,来对冲社会对财富的不满。

  接下来是两篇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亚洲的“爆炸式转型”》以亚洲各国的现实揭露指出,“创新和原创并不能使你走到很远”,因为财富格局和创富模式很大程度上已经固化,至少在亚洲。《我们正经历移动商业革命:专访牛文文》访谈中,牛文文对互联网带来的商业和社会层面去中心化趋势,表达了乐观态度,认为不但行政垄断难以为继,而且寡头布局的商业垄断也挡不住创新浪潮。

  《重塑平等社会》一文引介并点评了《21世纪资本论》、《平等社会》两本传递平等社会概念的著作。调和福利社会与原子化的个人社会,真的可能吗?依照《21世纪资本论》的观点,资本报酬增长率高于经济增长率、劳务报酬增长率,这其中隐含的一个推论是,福利社会最终将被富人所抛弃。《重塑平等社会》文章指出,《21世纪资本论》的一大方法缺陷在于,将人口分为对立的资本所有者和劳动所有者,忽略了多数人兼有两种身份;《平等社会》则不免重新陷入了无法实现的机会平等理论。所以,前述设问的答案应该是不可能。福利社会与原子化的个人社会,更可能的是以一种悖谬方式共存下去,共同走向社会和经济危机导致其瓦解的关口。
来源:新浪网
责任编辑:张和锐